• <tr id="dojea"><option id="dojea"></option></tr>
    <th id="dojea"></th>
  • <th id="dojea"><option id="dojea"></option></th>

    <del id="dojea"><small id="dojea"></small></del>

    <table id="dojea"></table>
  • <big id="dojea"><progress id="dojea"></progress></big>

    <video id="dojea"></video>

  • 您的位置:首頁 > 名家訪談

    吳冠中:燒畫是很平常的 作品表達不好一定要毀

    中藝網 發布時間: 2019-06-16


    吳冠中曾經多次悲壯燒畫,有一次把200多張作品一起燒毀。對此,吳冠中認為“燒畫是很平常的,作品如果表達不好,一定要毀,古有“毀畫三千”的說法,但我認為那還是少的,以后照樣燒?!?br/>
      作者對自己的作品,當會體會到父母對孩子的心情。學生時代撕毀過大量習作,那是尋常情況,未必總觸動心弦。創作中也經常撕毀作品,用調色刀戳向畫布,氣憤,痛苦,發泄。

      有時毀掉了不滿意的畫反而感到舒暢些,因那無可救藥的“成品”不斷在嚙咬作者的心魂。

      當我在深山老林或邊遠地處十分艱難的條件下畫出了次、廢品,真是頹喪之極,但仍用油布小心翼翼保護著丑陋的畫面背回宿處,是病兒啊,即使是瞎子嬰兒也不肯遺棄。

      數十年風風雨雨中作了大批畫,有心愛的、有帶缺陷的、有很不滿意但浸透苦勞的……任何一個探索者都走過彎路和歧途,都會留下許多失敗之作,蹩腳貨,暴露真實吧,何必遮丑,然而,換了人間,金錢控制了人,進而摧毀了良知和人性。作品于今有了市價,我以往送朋友、同學、學生、甚至報刊等等的畫不少進入了市場,出現于拍賣行。

      50年代我作了一組井岡山風景畫,當時應井岡山管理處的要求復制了一套贈送作為藏品陳列,后來我翻看手頭原作,感到不滿意,便連續燒毀,那都屬于探索油畫民族化的幼稚階段,但贈管理處的那套復制品近來卻一件接一件在佳士得拍賣行出現。

      書畫贈友人,這本是我國傳統人際關系的美德,往往不看金錢重友情。鄭板橋贈友之作并不少,他那篇出色的潤筆詞我是當做諷刺人情虛偽的魯迅式雜文來讀的。

      藝術作品最終成為商品,這是客觀規律,無可非議。

      但在一時盛名之下,往往不夠藝術價值的劣畫也都招搖過市,欺蒙喜愛的收藏者,被市場上來回倒賣,互相欺騙。

      我早下決心要毀掉所有不滿意的作品,不愿謬種流傳。

      開始屠殺生靈了,屠殺自己的孩子。

      將有遺憾的次品一批批,一次次張掛起來審查,一次次淘汰,一次次刀下留人,一次次重新定案。

      一次次,一批批毀,畫在紙上的,無論墨彩、水彩、水粉,可撕得粉碎。作在布上的油畫只能用剪刀剪,剪成片片。

      作在三合板上的最不好辦,需用油畫顏料涂蓋。兒媳和小孫孫陪我整理,他們幫我展開6尺以上的巨幅一同撕裂時也滿懷惋惜之情,但惋惜不得??!我往往教兒媳替我撕,自己確乎也有不忍下手的隱痛。

      畫室里廢紙成堆了,于是兒媳和阿姨抱下樓去用火燒,我在畫室窗口俯視院里熊熊之火中飛起的作品的紙灰,也看到許多圍觀的孩子和鄰居們在交談,不知他們說些什么。

      畫室里尚有一批覆蓋了五顏六色的三合板,只能暫時堆到陽臺上去,還不知能派什么用場,記得困難時期我的次品油畫是用來蓋雞窩的。



    分享到:
              推薦給好友 便于打印
    注:凡注明“中藝網”字樣的視頻、圖片或文字均屬于本網站專稿,如須轉載圖片請保留“中藝網”水印,轉載文字內容請注明來源“中藝網”,否則本網站將依據《信息網絡傳播保護條例》維護網絡知識產權!
    相關資訊:
    現代名家作品推薦
    關于我們 | 本網動態 | 專家顧問 | 藝術顧問 | 代理合作 | 廣告服務 | 友情鏈接 | 聯系方式
    Copyright © 1998-2015 中藝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聲明
    電信與信息經營證: 粵B2-20060194 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 400-156-8187
    日本精品高清一区二区